论扎西会议在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作用
作者:刘家贺编辑:彭涛发布时间:2016/6/24 16:00:20阅读(589)

论扎西会议在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作用

 ——兼论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最后完成


扎西会议是中共中央在长征途中于1935年2月在扎西(今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境内)召开的一系列会议的统称。这次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完成了遵义会议未能完成的既定议程,纠正了“左”倾错误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统治,产生了新的党中央领导集体,调整了红军战略方针,整编精简了中央红军,部署了全国苏区党组织和红军的主要任务和斗争方式,这些重要决策对于实现中国革命的第一次历史性转折,胜利完成长征,推动中国革命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本文谨就此问题作以下论述,以就教于专家。

一、完成了遵义会议未能完成的既定议程,对实现第一次历史性转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是党史上具有突出地位的重要会议,但是,这次会议也是一次未能完成全部议程的会议。会议批判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决定增选毛泽东为常委;常委中再进行适当的分工;取消三人团,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指定洛甫同志起草决议。一般认为,遵义会议在危机历史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我们在充分认识到遵义会议的重要意义的同时,也要看到这次会议虽然对一些重大问题进行了讨论并提出了初步的解决意见,但都没有予以详细讨论和彻底解决,留下许多了未能完成的议程,是一次未能完成全部议程的会议:

第一,关于组织问题。一是会议虽然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但没有安排具体工作分工,只是提出“常委中再进行适当分工”,其原因可能是由于时间紧,来不及讨论分工问题;或者是领导层对毛泽东进入常委意见不统一,对其不予以具体分工以压制排斥。二是没有改变中央主要领导人,依然由“左”倾路线的执行者博古担任党中央的总负责人,虽然毛泽东增选为常委改变了常委会的结构,结束了“左”倾错误在中央领导层统治的局面,但从“结束”到“纠正”还有路程要走。三是取消三人团,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但毛泽东并没有进入军事指挥决策层拥有直接决策权和指挥权。可见,遵义会议并没有彻底地解决组织问题。

第二,关于军事问题。除了军事指挥者问题之外其它方面也存在一些未解决的问题:一是军事路线问题,博古的报告虽然遭到否决,但是,博古、凯丰、李德等并未认错,有关决议未形成文字并得到政治局最后审查通过,没有实现军事路线的纠“左”。二是军事战略方向问题,决定红军渡过长江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这个战略方向在会后实施的结果是红军遭到土城之败,表明“左”倾教条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并没有彻底肃清。三是军事行动和部队编制问题上,虽然提出红军的行动须有高度的机动性等要求,但都没有得到及时执行,部队依然处于难以机动作战、摆脱被动的局面。

扎西会议完成了遵义会议未能完成的既定议程,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最后完成。土城之败后,根据毛泽东的提议,红军撤出战斗,渡过赤水河,集中到扎西附近。1935年2月5日至14日,中共中央连续召开会议,继续讨论遵义会议未能完成的既定议程。

一是完成了遵义会议提出的“常委中再进行适当分工”既定议程。常委重新分工,张闻天接替博占负总的责任,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

二是完成了遵义会议提出的指定张闻天起草决议的议程。讨论并通过了张闻天起草的《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并决定传达到全党全军。

三是修正了遵义会议决定“红军渡过长江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的战略,作出在川滇黔边区创建新苏区根据地,成立受中共中央直接领导的川南特委及红军游击纵队,制定出“回兵黔北”等战略决策。

四是落实了遵义会议提出的“红军的行动,须有高度的机动性”、轻装、充实连队等要求,决定整编红军,将原有的30个团缩编为16个团,各个机关也进行大精简,全军放弃沉重的辎重物质,轻装前进。

五是根据斗争需要新增加了对全国苏区和红军问题的讨论并发出指示电报,提出了主要任务和斗争方式。

通过以上对党史史实的归纳整理,本文认为扎西会议比较圆满地讨论并完成了遵义会议议而未决的全部议程,是遵义会议的继续。遵义会议是一次在两个地点连续召开的会议,也就是前一部分在遵义城、后一部分在扎西召开。与和平年代不同,在革命战争年代,残酷的斗争环境,迫使会议无法集中时间、在同一个地点召开,而不得不把一次会议分成几段时间、在不同的地点召开。在党的历史上,与此相类似的先例莫过于中共一大。众所周知,1921年7月,中共一大的前一段会议在上海召开,连续举行了几次会议后,由于受到干扰,会议的后一段被迫转移到嘉兴南湖继续举行,完成了会议的既定议程,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战争环境下召开的遵义会议,虽然连续召开了3个晚上,但许多重要议程并没有完成,只能在随着部队行军途中不断地转移地点、陆续安排时间、断断续续地举行,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说的“扎西会议”。同中共一大相比,两者何其乃尔相似!

我们在承认遵义会议是党的生死攸关的转折点的同时,也要看到扎西会议完成了遵义会议未能完成的既定议程,也就是承认扎西会议在实现这次历史性转折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肯定扎西会议在党史上的历史地位。我们高度评价作为遵义会议继续的扎西会议,不仅不能丝毫降低遵义会议在中共党史上的突出重要地位,而且能够通过挖掘扎西会议的内涵,更好地全面正确地认识遵义会议的全貌,深刻认识实现第一次历史转折的艰辛和来之不易。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