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西会议
发布时间:2007/9/19 15:52:02阅读(727)

扎西会议

1935年1月下旬,遵义会议决定的北渡长江的计划受阻,土城战斗失利,红军一渡赤水后,于2月4日进入云南威信,当时由于受敌军四面进逼、战斗频繁、军情紧迫,红军在向威信扎西集结的途中,中央政治局5日在水田寨花房子、6日至8日在大河滩庄子上、9日在扎西镇江西会馆,连续召开会议。会议由张闻天主持,参加会议的领导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云、博古、王稼祥、邓发、凯丰、邓小平等。因为扎西是会议结束的地点,又是威信县城,所以当时中央首长的电文、后来众多老红军的回忆和专家学者的研究论证,都称这几次会议为“扎西会议”。

 

扎西会议的主要内容:

 

1、完成了“常委分工”,由洛甫(张闻天)代替博古(秦邦宪)在党中央负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之为总书记)。

 

陈云同志1935年初在传达遵义会议精神形成的文献《(乙)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中说:“由遵义出发到威信的行军中,常委分工上,决定以洛甫同志代替博古同志负总的责任。”

 

根据中央档案馆的文献记载,1943年12月2日,周恩来同志在中央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遵义会议后到云南,中央书记由博古换给洛甫”。

 

1972年6月10日,周恩来同志发表了题为《党的历史教训》的重要讲话,指出:遵义会议后,“当时博古再继续领导是困难的,再领导没有人服了。本来理所当然归毛主席领导,没有问题。洛甫那个时候提出要变换领导,他说博古不行。我记得很清楚,毛主席把我找去说,洛甫现在要变换领导。我们当时说,当然是毛主席,听毛主席的话。毛主席说,不对,应该让洛甫做一个时期。”“说服了大家,当时就让洛甫做了”。

 

“从土城战斗渡了赤水河。我们赶快转到三省交界即四川、贵州、云南交界地方,有个庄子名字很特别,叫‘鸡鸣三省’,鸡一叫三省都听到。就在那个地方,洛甫才做了书记,换下了博古”。

 

据中央档案馆的文献记载,1972年7月5日,周恩来同志又说:“我们在扎西川滇黔三省交界叫‘鸡鸣三省’的地方住了一天,把博古换下来了,张闻天当总书记,我印象很深”。

 

朱德同志在1935年2月4日23时半签发的《关于我军五日的行动部署》的命令说:“军委纵队应进到水田寨宿营”。2月5日21时半,朱德同志给林彪的电报说:“军委一梯队到滇境之水田寨,滇军一部守老堡与我对峙,明拟续向扎西前进”。

 

据查,川滇黔边区没有叫“鸡鸣三省”的“庄子”,但习惯上把三省交界的三岔河及其附近三四十里的地域称为“鸡鸣三省”。而威信县水田寨距三岔河三十里,历史上素有“鸡鸣三省”之称。其二,水田香树背后高山有鸡冠岭,鸡头向东,其位置正处三省交界,水田因而多以“鸡鸣三省”指代。

 

根据1980年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和云贵川三省的党史部门进行多次实地考察得出结论以及毛主席的警卫员和张闻天的夫人刘英同志,周恩来的警卫员范金标同志和房东老太太提供的证据,结合历史文献进行核实,洛甫同志接替博古同志在党中央负总责的时间是1935上2月5日,交接地点是威信县水田寨花房子。

 

洛甫同志的任职,保证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指挥,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

 

张闻天同志在1943年12月16日的延安整风笔记中,满怀深情地写道:“遵义会议改变了领导,实际上开始了毛泽东同志为领导中心的中央的建立”。“遵义会议后,我从毛泽东同志那里第一次领受了关于领导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性教育”。《从福建事变到遵义会议》一文中又说:“遵义会议的功绩,当然属于毛泽东同志,我个人不过是一个配角而已。”

 

1943年11月27日,周恩来同志在延安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发言中曾精辟地指出:“中央红军能不在李德的荒谬指挥下被消灭,而能渡过长征的困难,实因在遵义会议后得到毛主席的领导”。

 

博古同志1943年11月13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发言》中指出:“长征过程中毛主席起来反对错误领导,从湘南争议到遵义会议。”“因有遵义会议,毛主席挽救了党,挽救了军队。”

 

2、重新开始实施对中央苏区和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领导,对当时急需解决的军事路线、组织领导、白区工作等重大问题作了部署。

 

1935年2月5日,中央政治局和中革军委,讨论了中央苏区问题,并给“项转中分局”发出了“万万火急”电,指出:“分局应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苏区坚持游击战争,目前的困难是能够克服的,斗争的前途是有利的,对这一基本原则不许可任何动摇”。“要立即改变你们的组织方式与斗争方式,使与游击战争的环境相适合,而目前许多庞大的后方机关部队组织及许多老的斗争方式是不适合的”。令中区“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区分局,以项英、陈毅、贺昌及其他二人组织之,项为主席。一切重要的军事问题,可经过军委讨论,分局则讨论战略战术的基本方针”。

 

2月11日,中革军委又给“省委和二、六军团负责同志”发出电示:“目前湘鄂敌人向你们进行的‘围剿’……情形是严重的。但在你们正确与灵活的领导下,是能够打破的”,“新的胜利正摆在你们与全国红军的面前”。“你们应利用湘鄂敌人指挥上的不统一与何键部队的疲惫,于敌人离开堡垒前进时,集结红军主力,选择敌人弱点,不失时机,在运动战中各个击破之。总的方针是决战防御而不是单纯防御,是运动战而不是阵地战。辅助的力量是游击队与群众武装的活动”。“你们主要活动地区是湘西鄂西,次是川黔一部,当必要时主力红军可以突破敌人的围攻线,向川黔广大地区活动,甚至渡过乌江。但须在斗争中确实不利时,方才采取此种步骤”。“为建立军事上的集体领导,应组织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分会,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夏(曦)、萧(克)、王(震)为委员,贺为主席,讨论战略战术的原则问题及红军行动的方针。”

 

2月13日,中共中央又向“中央分局各同志”发出指示:“放在你们及中央苏区全党面前的任务是坚持游击战争,是动员广大群众用游击战争坚忍顽强地反对敌人的堡垒主义与清剿政策。应该承认中区目前环境的严重性,但应该认识中区的斗争对于全国仍有极大的意义。”“中区党内存在着对时局与当前悲观认识是不对的,震骇于一时的困难不是应该的,对游击战争的坚持性认识不足是最大危险”。要“立即改变你们的组织方式与斗争方式,使之与游击战争的环境相适合”。“一连人左右的游击队,应是基本队的普通方式,这种在中区及其附近,应有数百支。”“游击队应紧密地联系群众,为群众切身利益斗争”。“在边境及敌后有计划地部署游击战争。”“湘南游击区也应由你们去加强它”。“要加强秘密工作,使之与游击战争联系起来,占领山地,灵活机动,伏击袭击,出奇制胜是游击战争的基本原则。蛮打硬干,过分损伤自己是错误的。分兵抵御是没有结果的。”应“极大的给以地方党及游击部队以独立领导权”,“分局手里应有一独立团,利用蒋粤接邻,在赣南、闽西一带活动,最忌胶着一地”。“确切地进行瓦解白军工作,把这一工作放在支部及游击队工作的头等地位。”“选派许多适宜的工作到白区去,汕头、厦门、香港、上海及其它地方的工作,你们都应该设法去建立。”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