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田寨花房子会议旧址
发布时间:2016/6/12 11:11:51阅读(571)

水田寨花房子会议旧址

花房子.jpg

水田寨中央红军总部驻地旧址,原名花房子(又称花屋子),位于云、贵、川三省交界处素有“鸡鸣三省”之称的滇东北威信县水田镇水田村楼上社,该旧址原是一郑姓乡绅住宅,始建于清末,因其房屋门、窗、板壁上雕刻有花草虫鸟图案,为当地稀有,故名“花房子”。

1935年2月,中央红军在土城失利,原订渡江计划落空的情况下,按照中革军委二月三日“…….我野战军为迅速摆脱当前之敌并集结全力行动,特改定分水、水潦、水田寨、扎西为总的行动目标。”的战斗部署集结扎西。2月5日,红军由四川叙永石厢子进驻威信水田寨,总部驻扎在水田寨西边约1公里的花房子一带。当晚,中央政治局在花房子召开会议,决定以洛甫(张闻天)代替博古(秦邦宪)在党中央负总的责任。

洛甫(张闻天)(1900年8月30日—1976年7月1日)。江苏南汇人,192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任党中央宣传部长,同年6月任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中,常委分工上,决定以洛甫同志代替博古同志负总的责任,以泽东同志为恩来同志军事上的帮助者。

周恩来在1943年12月2日中央一次会议上讲:“遵义会议后到云南,中央书记由博古换给洛甫。”。在1972年7月5日又讲到:“我们在扎西川滇黔三省叫‘鸡鸣三省’的地方住了一天,把博古换下来,张闻天当总书记,我印象很深。”

当时的三军团政委杨尚昆1985年8月9日在《人民日报》缅怀张闻天同志《坚持真理 竭忠尽智》的纪念文章中说:“2月5日到了‘鸡鸣三省’这个地方,常委决定闻天同志在党中央负总的责任。这是在当时条件下党的集体意志作出的选择,他的任职保证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指挥,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

张闻天的爱人刘英(长征时任中央纵队秘书长)在《长征琐记》中回忆:“在博古准备交权时,凯丰一再向他说:‘不能把中央的权交出去’。博古没有听他的,还给凯丰说,应该服从集体的决定。这样,他把象征‘权’的几副装有中央重要文件、记录、印章的挑子交给了闻天。”

张闻天任职以后,毛泽东同志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作站原则和高度机动的游击运动站的战略战术开始得到了全面的采纳和实施:一是根据中区急电,立即研究了中央苏区的战略问题与组织领导问题,用“万万火急”的电报指示项英和中央分局“应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苏区坚持游击战争”,“要立即改变组织方式与斗争方式,使与游击战争环境相适合”,并指示以项英为主席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区分会。结束了党中央与军委“自出发以来无指示,无回电,也不对全国布置总方针”的状况。二是根据敌变我变的运动战方针,电令一、三军团向扎西靠近,并研究决定红军在“渡江不可能时,应即决心留川、滇边境进行战斗与创造新苏区。”

水田花房子政治局会议,首先从组织上保证了毛泽东行使军事指挥权,进而对原订渡江计划进行了慎重考虑,改变了战略行动方向,红军开始变被动为主动,从挫折走向胜利。总之,“洛甫代替博古负总责”为扎西会议拉开了序幕,是扎西会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张闻天的任职开始了以张闻天为代表的新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博古交权,标志着王明“左”倾错误路线在党内长达四年之久的统治的最后终结。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彻底改变了党和红军的前途命运,是中央党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历史挫折。

1985年,水田寨中央红军总部驻地旧址——花房子被推荐为威信县首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被公布为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6月,该旧址作为“扎西会议纪念馆”的重要组成部分被中共中央宣传部确认并公布为云南省唯一的第二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