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红色扎西、胜利起点”的意义定位
作者:骆忠贵编辑:彭涛发布时间:2016/6/20 15:35:59阅读(727)

扎西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央红军伟大长征胜利的历史节点,完成了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中国革命的伟大历史转折的一系列决策和部署,从此中国革命进入一个新时期,一步步地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浅论“红色扎西、胜利起点”的意义定位


走进威信县城扎西,你会惊喜地看到街道两旁一面面“红色扎西,胜利起点”的旗标,那一行行醒目的楷体大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行人,这是座拥有厚重红色文化历史和特色的光荣城市。

事实的确如此,当你打开中央红军长征的征战卷册,扑面而来的便是80年前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进入威信那段让人难以忘怀的历史记忆。1935年2月4日,长征中的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分六路从水田、双河、高田、旧城、三桃、麟凤几个乡镇集结扎西,并在县境内开展革命活动达11天。此间,党中央相继召开了鸡鸣三省花房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又称水田花房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大河滩庄子上中央政治局会议、扎西镇江西会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史学界把这三次会议统称为扎西会议)。扎西会议的召开,解决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分工,缩编中央红军,确定新的战略方针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为长征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在扎西还组建了中共川南特委(后改称川滇黔边区特委)和川南游击纵队(后改称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特委、纵队后来又组建了滇东北特区区委和红军云南游击支队,并坚持斗争长达12年。

扎西县城街头“红色扎西、胜利起点”的旗标正是对这一光荣历史的提炼总结。那么,这个定义是否准确呢?要诠释它的正确性和意义所在,我们还需回到权威部门和权威专家对扎西会议的认识上来。

2006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下发中宣部印发中史文〔2006〕18号《红军长征基本史实和重要提法》的通知,将扎西会议列入长征34个重要事件之一,并这样记述:

“遵义会议后,1935年2月5日,中央红军转战到川滇黔边界的一个叫鸡鸣三省的地方,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决定由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之为总书记);决定以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任总政治部主任。

随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扎西(今云南威信)地区又连续召开几次会议,讨论通过了张闻天起草的《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即遵义会议决议。会议还讨论了中央红军的进军方向,部队缩编,苏区中央分局和红2、红6军团的战略方针及组织等重要问题。会议决议以中共中央书记处名义发布,张闻天、毛泽东、陈云等分别到军委纵队和各军团干部会上传达。扎西会议是继遵义会议后的一次重要会议,对贯彻遵义会议精神,实现党和红军的战略转变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5年4月20日,纪念扎西会议8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威信扎西县城召开。会上,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李忠杰在发言中总结说:“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拓展、完成。”

中宣部印发的中史文〔2006〕18号是对扎西会议历史意义贡献的定论,中央党史研究室李忠杰副主任对扎西会议的历史贡献评判也最具权威,二者不可撼动。那么,“红色扎西、胜利起点”是否总结概括出了扎西会议的巨大历史成就,它又是否代表了一种新的研究扎西会议的思想结晶的形成,下面,我将从三方面进行简述论证。

一、扎西会议决定张闻天接替博古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党的新一代领导集体,这为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奠定了基础。

中央革命根据地是由毛泽东同志一手创建起来的,从1927年秋收起义上井冈山到1933年5月第五次反“围剿”开始,革命根据地一直在发展壮大。第五次反“围剿”开始后,毛泽东的领导权被彻底剥夺了,毛泽东指导红军打胜仗的战略思想和经验被彻底否定了,毛泽东个人也被排除在党的领导行列之外,这时党内占统治地位的是王明的“左倾”错误主义路线,执行这一错误路线的核心人物是博古、李德。在一年多的反“围剿”斗争中,红军不是越打越强,根据地不是越打越大,相反,红军的势力一天天在消弱,根据地一天天在缩小,而李德、博古等人面对国民党的进攻,由起初进攻中的军事冒险主义变为防御中的军事保守主义。他们要求中央红军在重要城镇、大居民点、交通要道、隘口等地构筑碉堡,分兵把口,处处设防,企图以阵地防御战结合“短促突击”顶住国民党的推进,致使红军遭受更重大的损失,而敌人采取五里一推十里一进的战法,逐渐进到中央苏区的中心区。

面对国民党的全面进攻,博古、李德等人仍采取“六路分兵”“全面抵御”的单纯防御战略,继续命令中央红军同国民党军拼消耗,致使国民党军推进到中央革命根据地的腹地,兴国、石城等地相继失守,中央苏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10月10日,中共中央及中革军委被迫率领红军主力1、3、5、8、9军团和中央机关,直属部队共8.6万余人,分别从瑞金、宁都地区出发,实行战略大转移。

从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出,由于毛泽东同志被排除在党的领导大门之外,其战略思想被否定,这是造成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的最大原因。中共中央长征到达扎西后召开了扎西会议,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并开始了张闻天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重要活动时期,毛泽东同时成了周恩来军事指挥的帮助者,这是从中央领导上得到了拨乱反正。

扎西会议审议通过张闻天起草的《决议》,表明中央领导已在摆脱纠正“左倾”错误,张闻天的任职,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而中央红军在此后的行动中,又正是贯彻执行了毛泽东的战略思想才取得整个长征的胜利。因此,说扎西会议是胜利的起点是完全正确和客观的。

二、扎西会议是红军长征以来,研究部署全国革命的首次重要会议,重新恢复了中共中央对全国革命斗争的领导,为三大红军长征的胜利和三年南方游击战争提供了保障。

长征以来,由于博古的错误领导,实行大搬家式的逃跑主义,中共中央对各苏区和红军部队,一直“无指示,无回电,也不对全国布置总的方针。”遵义会议由于战争形势紧迫,亦未能解决这个问题。扎西会议期间,中共中央决定重新对中央苏区和湘鄂川黔根据地实施领导,对急需解决的军事路线、组织领导、白区工作等重大问题作了研究部署。恢复了对全国革命斗争的领导。

今天我们回过头来总结这段历史,中国革命为什么能取得胜利,关键是有党的正确领导,革命队伍为什么能够壮大,关键依然是有党的正确领导。扎西会议上中共中央恢复了对全国革命斗争的领导,对中央苏区和其他革命根据地回电指示斗争方向、策略,这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全国的革命斗争需要中央的领导,中央红军的长征需要全国的革命斗争的配合、支持。没有苏区和各革命根据地武装斗争的配合、支持,中央红军面对的敌人就会异常强大,被反动派灭亡的可能性就会越高,反之,苏区和各革命根据地如果失去中央的统一领导,失去明确的斗争方向、策略、目标,革命力量就会容易被敌人吞食,就会被消灭。

白区的工作斗争也是异常重要,没有这条看不见的战线,革命斗争起来就会是盲人骑瞎马。中国革命之所以能成功,一是党的正确领导和人民军队的无畏奋斗,二是共产党白区工作的成功开展。

扎西会议恢复了对全国革命斗争的领导,不仅为白区工作和各革命根据地指明了斗争方向,而且还极大地保存了革命的有生力量,也使他们在最大程度上给予了中央红军最大的支持,这不仅为中央红军长征最终取得胜利提供了保障,而且也为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积攒了力量。因此说,扎西会议打开了长征胜利的大门,迈出了长征胜利的起点。

三、扎西会议完成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中国革命的伟大历史转折的一系列决策和部署,从此中国革命进入一个新时期,一步步地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遵义会议批判了博古等人错误的军事路线及其危害,但尚未形成一个正式的决议;常委重新分工的工作也还未进行,错误路线的代表博古仍然在中共中央负责。紧迫战争环境中的遵义会议未完成的两件关系红军生死存亡的大事,均是在扎西会议期间解决实现的。扎西会议后,由于有了毛泽东等人的正确领导,红军由被动变为主动,按照新的战略方针和战术原则,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黔北,重占遵义,佯攻贵阳,西出云南,北渡金沙江,终于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中央苏区的红军改变组织形式和斗争方式,迅速突围,分散在南方坚持游击斗争达三年之久,为革命锻炼和保存了一大批骨干力量;红2、红6军团在反“围剿”斗争中加强领导,调整了战略方针,逐步变被动为主动,取得一系列的胜利;红四方面军配合中央红军新的战略方针,取得嘉陵江战役胜利,打乱了川、陕敌人的“围剿”计划。这一切形势的转变和革命斗争的胜利表明,扎西会议确定的新的战略方针的实施,扭转了红军的被动局面,取得了战略转移和斗争转进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综上所述,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认为:“红色扎西、胜利起点”这一旗标不仅符合扎西红色文化城市形象,更是红色旅游最贴切的中心语,是威信党史今后对扎西会议研究提升的目的所在。它既是一条高度凝练,概括扎西会议成果、贡献内容的好旗标,更是一句奠定扎西会议历史地位的响亮口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