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面旗帜 ——择谈中共对云南地方实力派统战工作的历史功绩
作者:杨升华编辑:彭涛发布时间:2016/6/20 15:20:39阅读(734)

抗战爆发后,中共主张国共真诚合作,动员全民抗战。中共对云南地方实力派的统战工作成绩突出,堪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面旗帜。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面旗帜 

     ——择谈中共对云南地方实力派统战工作的历史功绩

 

西安事变,逼蒋抗日,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战爆发。1937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向国民党递交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努力,第二次国共合作、共同抗日正式形成。中共极力提倡和推行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扩大救亡运动,实行全民抗战。云南统战的建立、巩固和发展,得到中共中央和八路军领导人的直接关心帮助,特别对云南省主席、昭通籍人士、地方实力派代表龙云的统战工作至关重要。本文择重谈对昭通籍人士的统战工作。

1937年8月,蒋介石召集各省军政长官到南京参加国民政府召开的最高国防会议,龙云乘专机途经西安加油,恰值中共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也在西安候机赴会。因朱德、叶剑英与龙云是云南讲武堂的同学,一见如故,便同龙云乘机到南京。会议期间,龙云邀约朱德、叶剑英一同到汤山居住,就抗日问题进行了交谈,意见趋于一致。朱、叶向龙云讲述中共团结抗日的方针并赠送《抗日救国十大纲领》。龙云赞同中共的抗日主张,双方商定必要时进行无线电联络,并请中共方面的秘书编出密码给他们一份。同时提出要求派人到延安学习八路军的游击战术,培养军事人才,朱、叶表示欢迎。9月6日,龙云电贺朱德、彭德怀分别担任由红军改编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和副总指挥。电文中表达“立复兴民族之伟绩,同心御侮”“众志成城,有战必克,何敌不摧”的决心。同日,《云南日报》(画刊)刊登了周恩来、朱德、叶剑英与龙云等人在西安机场的合影,社会反响强烈。龙云到第五军分校讲话,动员师生报名到延安向八路军学习游击战术,得到师生的热烈响应。由于国民党云南省党部阻挠,积极报名的师生未能成行,但中共中央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得到地方实力派高层人物的赞同与接受,也反映出龙云对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坚决态度和坚定立场。中央还通过著名爱国人士、王若飞的舅父黄齐生和八路军高级参议周素园与龙云交往做统战工作。周素园是贵州著名爱国人士,红2、6军团长征在毕节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和抗日救国军,由周素园任救国军司令,随部长征到延安。撤离毕节途中就曾给龙云、孙渡去信吸取贵州“假道灭虢”教训,不要上蒋介石的当,对红军网开一面。1937年10月中央派他到西南,毛泽东、朱德与他面谈交待任务,还将写给西南各省首脑的亲笔信交周转达,向西南各省宣传中共团结抗日主张,要求释放政治犯。1938年初,龙云电邀周素园到昆,委其为云南省政府咨谋。周到昆后在龙云身边做了不少工作。1938年4月黄齐生从延安返贵州,6月抵昆,与龙云和各界接触。地下党向他们提供了各方面的情况,通过他们的努力,龙云下令释放刘林元等被关押多年的中共党员,配合收容部分流散云南的红军人员去延安。进一步促进以龙云为首的地方实力派响应中共抗日主张。8月21日,云南辛亥革命元老李根源从新疆返内地经西安时,朱德从临汾前线专程到西安看望叙旧,并将写给龙云的信托付转交。信中说:“近年来,云南在吾兄领导下已有不少进步,抗战军兴,滇省输送20万军队于前线,输助物资,贡献于国家民族者尤多。敌寇猖狂,半壁河山尽受蹂躏。今后复兴民族之大业,有赖于动员西南诸省之人力物力,继续奋斗。”朱德希望龙云继续“发动民众,巩固其爱国热忱,发挥其救亡伟力,同心协力,缔创独立自由幸福之新中国,以符合历史上著名革命发祥地——云南之光荣传统”。 9月4日,《云南日报》全文刊登了这封信,影响深广。中央还做李根源等人的工作,按周恩来的指示,《新华日报》采访部主任陆诒和与《国际新闻》社社长范长江,于11月专程到昆采访了龙云、李根源等人,介绍全国抗战面临分裂、投降的危险,中共坚持抗战到底的决心和主张。这一系列活动,有力地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云南的形成与巩固。

中共云南地方组织亦积极开展对龙云等人的统战工作。1937年10月5日,60军开赴抗日前线,在昆明巫家坝机场举行出征誓师大会。共产党领导的学抗会、民众歌咏团等抗日团体到会进行宣传鼓动,呼喊:“拥护龙主席出兵抗日”的口号。昆明各界民众也同时举行各种欢送大会,军民抗战情绪高涨。10月中下旬,60军近4万人陆续开赴抗日前线。昭通独立2旅也受到昭通人民的热烈欢送。中共云南地方组织派负责人之一的张永和到184师任政训处主任,还派一些党员也随军出征。

1938年元旦,60军到达武昌,驻月余奉调孝感、花园、武胜关一带整训。军部驻孝感,184师驻武胜关,此间师长张冲派张永和设法与共产党取得联系。他通过读书生活出版社的黄洛峰,首先联系上驻“八办”的罗炳辉说出张冲想见面的愿望。罗炳辉表示热忱欢迎,他们在汉口面晤后,罗炳辉又穿便衣数次到184师驻地推心置腹地交谈,使张冲接受了与中共联合抗日的主张,坚定了抗战的决心,罗炳辉又把张冲介绍给周恩来、叶剑英。张冲生病住汉口万国医院,叶剑英、罗炳辉亲临看望,给以安慰和鼓励。张冲甚为感动,要求共产党派人加强所属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还要求加入中共和率部加入八路军。叶、罗对他的进步要求给予充分肯定,表示向长江局和中央请示后给他回复。这次探望被特务拍照,由特务邱开基报蒋介石。经罗炳辉写报告给中共中央长江局转报中央后,中央派薛子正、周石英、张天虚、张子斋、杨华等一批中共党员到184师工作,还成立了秘密党支部。经周恩来同意又派了一批中共党员和军事干部到184师,扩大了我党在这支部队的政治影响,为抗战作出了杰出贡献。罗炳辉又转达了中央对张冲的入党和参加八路军的要求,明确告知:中央考虑到国共合作关系,抗日是共同的目标,保持现有部队和所任职务更有利于抗战,暂不加入中共比加入中共起到的作用更大,但欢迎你始终如一的追求,理想一定会实现。张冲欣然接受,对中共的关心感激不尽,后来张冲到延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党的领导干部,他没有忘记罗炳辉。1979年6月他病重住院,老战友黄洛峰和将军女儿罗镇涛先后去看望,他都把梦见罗将军的事告诉他们。深情地对罗镇涛说:“1946年我听到你父亲在前线逝世的消息时万分悲痛,我今年80岁了,能有今天这样的荣誉,全要感谢中国共产党,感谢毛主席,也要感谢你父亲。我始终忘不了炳辉将军是我革命的引路人。”

叶剑英、罗炳辉还分别到孝感访问军长卢汉,交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等问题。罗炳辉与卢汉同为昭通老乡,多次接触交谈十分投机,在团结抗战方面取得共识,卢汉赞成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表示愿与中共真诚合作抗日。罗炳辉做滇军统战工作引起蒋介石的不满。卢汉后来回忆说:在孝感整训期间,蒋介石常常约见,有一次问我:“你的政治中心是什么?”卢汉想了一下回答说:“我是军人,只知服从长官的命令,坚决执行抗日救国。”蒋介石说:“听说共产党有人在你们部队活动,是真的吗?他们是有政治中心的,你看得无所谓,他们会把你的部队拉跑的,这很危险,以后要多加注意。”卢汉明白是因为与罗炳辉的交往被发现了,他与张冲商量,为避特务耳目改为隐蔽往来。罗炳辉还与潘朔端、曾泽生、安恩溥等60军的官兵接触交谈,赞扬“滇军将士真可爱,一个个年轻、结实、挺有精神”。在台儿庄战役中,184师中的共产党员和政工干部大力宣传和鼓舞士气,办油印小报《抗日军人》传阅。哪里危险他们就出现在哪里,救护伤员、运送弹药。台儿庄会战后期,60军突破敌重围于6月上旬到武汉休整,罗炳辉又前往慰问官兵和伤病员。在湖北黄陂、新州、宋埠等地整训期间,184师中的党支部联络武汉抗日演剧队到部队演出。还到当地农村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1939年初,滇军驻防湖南济阳时,184师党支部以合法名义开办了一个政训班,从部队中抽调一批进步士兵受训,请新四军通讯处负责人涂正坤秘密作形势报告。

中央派罗炳辉以八路军副参谋长的身份到驻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工作,除主要负责统战工作外,还任招生委员会副主任,把失去组织联系的中共党员和要求参加革命的青年推荐与招收送延安、红安或滇军中。1938年2月,中共云南省工委派李立贤到武汉寻找上级党组织,通过黄洛峰找到罗炳辉,听取汇报后,罗炳辉即介绍李立贤到延安,与中央组织部接上了关系。马逸飞到武汉受罗炳辉接待,介绍他去张冲部队找党的组织,后来成为184师参谋长、海城起义领导者之一。朱家璧、何宪龙等也经罗炳辉介绍到延安抗大学习,回滇后成为党和军队的领导干部。原滇军故交左又新的儿子左仲平被介绍到红安青年训练班、遗孤余平原被介绍去延安,后来均成为党的高级干部。

中共云南地方组织支持各界进步妇女组织“妇女抗敌后援会”“女青年抗敌后援会”,组织开展宣传、义演、义卖书画、报纸、募捐、“七七”献金、缝制衣鞋等活动。有的妇女怀着“多献一元钱,前方多有一颗子弹打鬼子”的信念,踊跃捐献,有的将珍贵金银首饰捐出,送子送夫参加抗日,出现许多感人场面。不少女青年参加妇女战地服务团训练,第一批有60人选拔到60军服务,年龄最大25岁,最小15岁。革命音乐家冼星海、任光、安娥等谱写了《六十军军歌》,教服务团唱会后又由她们带到滇军各部队中去教唱,同时还教唱不少抗日歌曲,激发官兵抗日热情,鼓舞士气。到战地服务团冒着炮火抢救伤员,随军转战。昭通女中学生苏志贤参加了这批服务团,并写信告诉同学卢兴国还要招生。卢兴国约同学蒋子惠上昆报名。得消息的蒋继明、陆继英、蒋诲明等女生也纷纷写信报名。

云南爱国妇女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显示了妇女的强大力量,培养了一批革命骨干,为妇女的最终解放树立了榜样。1938年4月,58军战地服务团公开招生,报名400多人,即时开展军事和战地服务训练,训练强度大,经几个月训练后只剩下80多人,上述5人坚持到最后。因时局变化,未能上前线,沸腾的热血化为泪水,只好从教,加强抗日救亡宣传等待时机。1940年日寇占领越南,苏志贤随60军回滇驻防蒙自,卢兴国与之联系,找到军长安恩溥同意参军,并安排与苏志贤一道在机要室搞译电工作,余时参加射击训练。1938年7月,中共党员马仲明、杨守沫等被派随58军出征。10月组成新3军,张冲任军长,184师的党支部受到保护,张永和等党员又在新3军中成立秘密党小组,与张冲继续保持着联系,坚决支持张冲抗战。在张冲帮助下,184师党支部收集了一些武器弹药支援党领导的平江游击队,同时帮助中共湖北省委恢复了崇阳、龟山、阳新等地的党组织。12月,有军官密告张冲“与共产党有往来,准备打游击”。蒋介石闻报调张冲到军委任中将参议,实际上是削夺了他的军权。政治部被调整,张永和等中共党员被迫离开新3军回云南。在滇军中的其他党员,只有在隐蔽中求生存、求发展。1939年1月,昆明军校中建立秘密党支部,费炳任书记,发展新党员。通过组织读书会、办壁报、开展歌咏演出等活动,促进官兵团结抗战。1940年9月1日日军占领越南后,经龙云再三要求,国民党政府调60军回滇驻防,在建水设立第2路军指挥部,张冲任指挥官,周恩来、叶剑英又派党员张子斋到指挥部工作,利用其原任张冲秘书的关系,继续与其建立联系。做滇军工作的同时,张子斋还在昆明新闻文化界也广泛开展党的工作。1940年9月,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派在陕北公学任职的朱家璧回滇开展党的工作。途经重庆时周恩来又指示其“利用关系进入滇军”开展各项活动,“扩大党的影响”。朱家璧入滇军第1旅任营长后,通过堂叔朱旭的关系向卢汉、卢睿泉、龙泽汇等人宣传中共主张,得到赞同并受信任,让一些党员和进步青年又进入该部活动。皖南事变后,中共党员用单线联系方法继续在滇军中隐蔽开展工作。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日本侵略者对国民党右派采取拉拢诱降的政策。以国民党二号人物汪精卫为首的亲日派于1938年底公开叛国投敌,全国掀起“讨汪”运动。汪伪政权建立后企图拉拢云南地方实力派。在此情况下,稳定地方实力派,巩固成功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为中共地方组织的紧迫任务。为此,省工委发动全省开展声势浩大的“讨汪”运动,各地党组织积极发动和领导这场斗争。利用各种方式大造反投降舆论,召开声讨大会揭露批判汪精卫罪行,游行示威表达坚决反对投降、坚持抗战到底的决心。昆明、昭通、个旧等声势很大。省工委还安排党员李群杰、刘惠之、欧根等人对龙云及其周围有影响的张冲、禄国藩、李根源等做坚持团结、抗战到底的工作。1939年2月10日,龙云发表谈话,表示拥护国策抗战到底,10月,龙云正式通电声讨汪精卫。1940年11月,龙云接受《新华日报》记者的采访,表示“敌人图谋加紧挑拨离间,全国应加紧团结,抗战到底”。《新华日报》发表龙云、李根源等表达的反对投降、抗战到底的决心后,对巩固云南以至西南的统战、稳定战略后方产生了很大影响。

汪精卫叛国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又力图拉拢龙云反共。1940年4月,亲日派参谋总长何应钦专程到昆,督龙云成立军政联席汇报会,并派出大批特务入滇,对付中共。省工委及时派员向龙云进言,分析顽固派插手云南对省政权、团结抗战大局、地方治安的三个不利,龙云采纳;特务机关多次提供中共党员名单,要求地方当局采取措施,龙云未予理会。省工委还派员做昆明和各地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昭通籍爱国进步人士禄国藩、龚自知、陇体要、张孝机等人,做了不少团结抗战、反对分裂的工作。9月至12月,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办公厅连续3次密函云南省政府,抄送军统特务从滇报送的《云南中共分子调查报告》《西南联大共党活动概况报告》等密件,督饬当局进行反共活动。国民党罗平县党部逮捕中共罗平县委负责人尹兰冰及教务主任刘璧华;西畴、麻栗坡党组织遭受破坏,也逮捕了一些党员。通过统战工作,龚自知、陇体要等人斡旋,龙云同意释放被捕者。1941年2月28日,国民党军统局副局长康泽到昆,进行各种反共活动,妄图一网打尽云南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中共加强统战工作,促使龙云明确拒绝康泽的大逮捕计划。以后特务头子刘健群等先后到昆,亦通过统战工作使反动派的大逮捕未能得逞。中共组织又坚决执行“隐蔽精干”的方针政策,紧急疏散,保存力量。正是中共统战政策的实施和龙云坚决抗战的态度,为云南各种抗日机构与中共地方组织领导下的各抗日群众团体的纷纷建立、各种抗日活动的普遍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全面抗战爆发后,大批工商金融交通等企业和一批著名大中专学校迁滇,得到龙云政权的大力支持,也促使云南各方面得到史无前例的大发展。云南的团结抗日、民主政治走在前列,成为大后方名副其实的“民主堡垒”。

中央和地方的党组织还注重云南民族资产阶级、民族上层人物和开明士绅的工作。1940年10月14日,毛泽东致电南方局,尽力争取黄炎培、褚辅成等知名人士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周恩来、董必武亲自与云南富滇银行的创办者、爱国工商业家缪云台谈话,鼓励支持他同国民党官僚资本家作斗争,为抗战出力。民盟云南支部中的共产党员与缪云台建立了联系。缪云台积极支持民盟活动,对推动龙云与民盟、中共的合作起了重要作用。党组织还积极做褚辅成、金龙章、朱健飞等民族资本家的工作。党员刘惠之按廖承志的指示,通过对西南运输处负责人宋子良、康筱冥、龚学遂等做工作,同意由滇缅公路运送海外人士捐赠给八路军、新四军的医药、电信器材等物资。对全省各地的民族上层、士绅也加强了工作。支持组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云南支部。在统一战线旗帜下,著名教授、专家、学者等爱国民主人士与中共同舟共济,并影响地方实力派朝着团结、民主、进步的方向发展。李公朴、闻一多、张奚若、吴晗等一批爱国知识分子成为全国著名的民主战士。

在教育、文化、新闻界,党组织也注重开展统战工作。争取省教育厅厅长龚自知支持创办了《战时知识》杂志,使之成为宣传团结抗战和民主进步的阵地。《云南日报》是在龙云的倡导下于1935年5月创办的,云南地下党恢复重建后,利用龙、蒋矛盾和龙云抗日的积极性,派中共党员进入云南日报社,利用合法形式,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1939年成立了党支部,团结其他进步人士,广泛开展工作。与新闻界党员和进步人士发起成立了云南新闻界抗敌协会等群众团体,团结新闻、文化界爱国人士,为坚持团结、抗战、进步而写作。龙云接受省工委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指示提出的“团结抗日,反对独裁,支持办好地方性、进步性报纸”的十条建议,不执行蒋介石的反共指示,不但不改组云南日报社,而且于1943年指定在昭通建立《云南日报》昭通分社,办《云南日报·昭通版》。省工委抓住良机,研究决定派中共党员马仲明、聂映仙到昭通分社工作。经董事长龚自知同意,马仲明任分社副主任和总编辑。经李钊秋、马冰清、王飞鹏等共产党员推荐,马仲明吸收了党员吴宗遥、进步青年张伯林、刘运瑞、王官耀、张天祥、杨霖、许仲奄、刘运庚、贺泰荣、李孝文等为骨干力量,报经组织同意。《云南日报·昭通版》在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揭露社会黑暗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曾报道柏林解放、抗战胜利、刘华昭家虐待使女致死事件、陈家珪老师自杀事件;全文登载朱德总司令1945年8月13日与16日给蒋介石的两个电报,揭露蒋介石妄图挑动内战的阴谋;报道毛主席亲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签订“双十协定”的新闻。“昭通版”从1944年3月1日创刊到1945年10月13日宣布停刊,历经约20个月,共出592号,写社论222条,转载《新华日报》等的社论95条。为揭露日寇侵华罪行、宣传团结抗战、反对投降、分裂、倒退,教育广大人民作出了杰出贡献,是统战政策在昭通的一项重要成果。

中共昭通地方组织对军政官员和开明人士的统战工作也颇有成效。抗战期间,驻昭滇军独立旅少校旅长龙绳祖,因为人公正,办事精明能干,深得龙云器重。地下党争取他靠拢进步势力,他赞成中共抗日主张,支持抗日团体的活动,驻昭7年,没有镇压过学生运动,并在学生运动遇到曲折时帮助解难。他多住昆明,但被推选为昭通旅省同乡会名誉理事长,筹集资金奖励清贫而成绩好的学生。经过地下党的细致工作,逐渐倾向进步力量。1945年他捐几万法币,资助昭籍共产党员朱君毅在昆开办《大路周刊》报及大路书店。还以妻子的名义捐出10万法币支持昆明一二一学生运动。同年初,独立旅扩编为暂编24师,任少将师长。龙云被蒋介石强行解除职务后,他很气愤。地下党动员他反蒋起义,因考虑其父安全及家庭财产等诸多因素,未能接受,但他坚决不打内战,就地解散部队。副旅长陇生文亦赞成中共抗日主张,做了一些有利于地下党的工作,维持好地方治安。

由昭通督练分处长升任东昭师管区司令(中将)的陈纯初,聘中共党员吕茂林任家庭教师,接受吕茂林等宣传的中共抗日主张。1938年底抵制法官枉法冤判、迫害抗日学生的学潮掀起后,陈纯初与时任县长的王文瑞召集学生代表在督练分处“诘询详情”。得知法官“滥用职权、判处重刑、并用铁链锁项、侮辱学生人格过甚,因此激起公愤”的情况后,对一位15岁的小学生遇此遭遇表示同情。再经询问在场学生,将情况如实报告省府,未追查学潮责任。经多方上报到中央有关部门,枉法法官受到惩处。

老同盟会员李燮阳,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爱国民主人士,辛亥革命、讨袁护国、护法战争均是骨干。抗战期间居住昭通,一些抗日团体和慈善救济组织,多请他出面领导。1939年被当选为昭通县慈善会主任、耆老会会长。

张守玉是一位反封建礼教的女斗士,1938年后与两个弟弟到昆明做生意,逐渐富裕。为办理商务她常奔走于昆明与昭通之间,与昭通一些知名人士多有交往,特别喜欢结交在昆读书的昭通学生和上层人士,被推选为昭通旅省同乡会理事长。1941年中共党员李德仁到西南联大读书时,张守玉把他请到家中交谈,并请他当家庭教师教侄儿侄女。李德仁与其他党员向她宣传革命思想和中共团结抗日的主张,他积极拥护。出钱资助由地下党掌握、昭通旅省学会主办的进步刊物《昭通旅省学会通讯》。1945年云南省参议会进行第二届选举,每县只有1个名额,昭通党组织多方奔走使张守玉被选为参议员。她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提出有益的建议,保护了一些中共党员未被国民党特务抓捕,为此她被以“窝藏罪”逮捕关押,经党组织营救出狱。

昭通党组织还重点做省立昭通中学校长张孝机等人的统战工作,他们保护党的组织和支持学生的抗日活动,使昭通中学成为中共在昭通的活动中心与昭通学生运动的中心。

禄国藩的女儿禄时英,九一八后在昆华女中读书期间,接触地下党,读进步书籍,参加民主运动,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高中毕业后在昆教书,曾用其父的车子传递过地下党的文件。1941年与爱人刘浩(新闻记者、中共党员)奉命到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工作。按周恩来和南方局的指示,二人通过各种关系,积极开展争取滇系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与龙、卢等有不少交往。1943年,夫妻二人奉命到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刘浩改名刘建。内战爆发后,禄时英与刘建受毛泽东、朱德、刘少奇派遣,到东北做滇军起义的工作,成绩显著。

中华民族的抗战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战场是东方主战场,也是中国近代以来反侵略战争所取得的唯一的一次伟大胜利。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及其所领导的抗日武装发挥了巨大作用。云南地方实力派与中共的真诚合作,人民的支持和人力、物力、财力是坚强后盾;前方将士英勇战斗流血牺牲、前赴后继,狠狠打击了侵略者。云南党政军民团结抗战,捍卫了国家的主权与尊严,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是国家与民族的光荣,是云南、昭通各族人民的骄傲与自豪。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发动内战,中共做滇军起义的工作也很成功。

由于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的正确,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地方组织积极配合做云南地方实力派,特别是对龙云的统战工作,也因为龙云等人在民族危机的关键时刻,以国家民族利益为最高利益的爱国爱民思想,顾全大局,对中共云南地方组织的活动采取了比较宽容,以至合作的态度,拒绝反共。正因如此,蒋介石恨之入骨,抗战刚取得胜利,他就用武力胁迫龙云下台,暴露了独裁者的阴险和凶残。

总而言之,纵观党的历史,中国共产党从中央到地方对云南地方实力派的统战工作在全国是很突出的,堪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共真诚合作、携手共同抗日的一面旗帜。

 

参考文献:

1.《中共云南地方史》第一卷,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6月第1版。

2.《团结抗战——抗日战争中的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3月第一版。

3.《昭通地区志》下卷,云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10月第1版。

4.《昭通文史资料》昭通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主编、2004年后内部版第四、第八、第十等多辑。

5.《昭通文史资料选辑》,原昭通市(现昭阳区)政协主编,1985年~1994年间内部版第一、第四、第五、第七等辑。

6.《云南省昭通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中共党史出版社2013年12月第1版。

7.《昭通学生运动史料选编》,中共昭通地委征集研究室,1992年内部版。


 
友情链接